《国际基建市场动态(2019年1-6月)》——非洲篇
268

【关注要点】

△ 非洲19个国家年内举行总统或议会选举,政局变动对非洲市场产生的影响不容小觑。
△ 非洲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性及各国经济发展不确定性依然较强。
△ 探索非洲基础设施可持续融资模式、激活基础设施投资内生动力,将成为各方关注重点。
△ 今年1-6月,中企在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肯尼亚、安哥拉等主要市场的变化应引起高度重视。
△ 葡萄牙、法国等国企业对非洲市场关注和参与度较高。

一、非洲基建市场宏观环境分析

<一>19个国家计划举行总统与议会选举,政局变动恐对非洲市场产生影响。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等19个非洲国家已经或计划在2019年内举行总统与议会选举,政治环境的变化对非洲基建市场的影响不容忽视。尼日利亚2月23日举行总统及国民议会选举以来,经济增长缓慢、通货膨胀居高不下、居民失业率持续上升,新一届政府面临日益严峻的内外部环境,改革与发展前景不容乐观。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宣布参加竞选连任后引发国内持续数周的大规模抗议,而其宣布推迟选举、辞去总统职务、放弃竞选连任的做法也并未结束国内的紧张局势。阿全国各地游行示威活动仍在继续,安全形势复杂因素增多,阿政治环境前景不容乐观。总体来看,非洲国家大选期间发生抗议示威、暴力事件、部落冲突的风险将大幅上升,相关国家安全局势、政策延续性、市场及营商环境将出现较大变数,政治环境对非洲市场走势的影响不容小觑。

<二>经济总体延续增长态势,但各国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依然较大。非洲开发银行在《2019非洲经济展望》中预测,非洲经济2019年将增长4%,成为继亚洲之后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但报告同时强调非洲各国存在财政赤字和债务高企等结构性问题,经济发展不确定性依然较大。联合国近期发布的《2019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年中报告》同样对非洲经济发展持审慎态度,预计2019年非洲经济增长3.2%。从区域来看,得益于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等国近年来加大基建投资的拉动,预计2019年东部非洲地区经济增长6.4%;科特迪瓦、加纳、塞内加尔等国需求旺盛,较高的油价将促进尼日利亚经济复苏,西部非洲预计可实现3.5%的经济增长;北部非洲、中部非洲在不稳定的政治、安全、社会环境影响下复苏缓慢;南部非洲经济增长最慢,仅为1.4%,南非、安哥拉两大经济体发展动力依然脆弱。总体来看,政治、安全、气候等影响经济发展的内部问题与大宗商品价格低于预期、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升级等外部环境相互交织,2019年非洲经济发展压力依然较大,创造就业机会、保持汇率稳定将是非洲国家面临的关键挑战。

<三>非洲国家公共支出难以满足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各国融资创新任务迫切、融资环境有待进一步优化。世界银行4月发布的报告显示,非洲国家基础设施支出仅占GDP总额的2%,与经合组织及麦肯锡咨询公司预估的6%相去甚远。另据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6月发布的《2019非洲经济报告》显示,为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非洲每年所需资金约在6140-6380亿美元左右,庞大的资金缺口及非洲国家自身负债水平的不断攀升使得传统的政策性、优惠性、援助性资金无法适应新形势下非洲国家基础设施的融资需求。当前,非洲基础设施融资呈现两个新特点:一是,受欧洲国家“重返非洲”以及美国“繁荣非洲”等战略的影响,世界银行、欧美多国政府及金融机构普遍扩大对非资金支持规模。例如,在6月20日于莫桑比克召开的美非商务峰会期间,美国表示将拨款600亿美元成立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这将使美国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投资额增加一倍以上。从短期来看,欧美发达国家对非洲基础设施投资热情的升温将在一定程度上弥补非洲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缺口。但由于欧美发达国家的做法本质上仍属于政策性援助贷款,且贷款的使用附加了对非洲国家经济结构的硬性要求,长期来看对解决非洲国家基础设施融资难题的作用有限。二是,国际私人资本对非洲的投资热情有所升高,但PPP等公私合营模式在非洲大面积应用难度仍然较大。由于各国在营商环境、政策与法律环境方面的差异,私人资本大规模参与非洲基础设施投资的时机尚不成熟。据PPI(Private Participation inInfrastructure)统计,在过去25年中,非洲共有41个国家开展了335个PPP项目,但其中13个国家仅开展2-3个PPP项目,运营失败的项目超过20个;48%的PPP项目集中在南非、尼日利亚、肯尼亚、乌干达等4个国家的能源、运输与水务领域。此外,从PPP项目融资结构来看,非洲国家PPP项目私人产权占比较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明显偏低,而债权融资占比偏高;在债权融资部分,来自商业银行和政府间双边融资安排的资金占比较高,非洲国家PPP项目融资结构有待优化。

二、非洲基建市场业务发展动态

<一>中企在非业务情况

根据有关统计数据,2019年1-6月我国承包工程企业在非洲新签合同额218亿美元,同比有较大幅度下滑,在各区域市场中降幅最大;完成营业额199亿美元,同比略有下降。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肯尼亚、安哥拉等主要市场新签合同额大幅下降成为影响中国企业在非整体业务下滑的重要原因。

从项目类型来看,1-6月,我国企业在非洲市场业务结构以交通运输、一般建筑、电力工程为主。其中,交通运输类项目新签合同额77亿美元、一般建筑类41亿美元、电力工程类35亿美元。从大项目情况来看。1-6月,我国企业在非新签5000万美元以上项目近80个,其中包括尼日利亚新月岛填海造地和高架桥梁工程、Petrolex 1200MW 联合循环燃气电站等特大型项目。从公司业绩情况来看,电建国际、能建国际、华为、中建、中土等公司在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埃及、埃塞俄比亚、加纳、科特迪瓦、莫桑比克等国业务表现较为突出。

<二>重点国别市场动态分析

  1. 尼日利亚。从行业来看,交通运输领域仍将是支撑尼日利亚基础设施发展的强劲动力,博姆深水港等11个在建港口项目不仅规模较大,而且将为项目所在区域的开发及尼日利亚石油出口提供新的机遇。在道路建设方面,尼日利亚联邦道路维护局推动的88个道路项目资金安排已全部到位,其中包括价值29亿美元的Calabar - Katsina - Ala 公路项目。今年5月,尼日利亚联邦执行委员会批准的4.71亿美元专项资金将用于10条道路的建设和维修,也为尼日利亚道路基础设施的改善注入新的动力。尼日利亚的电力基础设施建设同样值得期待。2018年,世界银行、非洲开发银行、日本国际合作署与法国开发署向尼日利亚提供的15.7亿美元捐助将为其国内电力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保障。今年1月,法国开发署向尼日利亚输电公司提供总计2.45亿美元的融资方案,用于尼北部的输电项目建设。1-6月,中国企业在尼日利亚新签合同额53.6亿美元。

  2. 安哥拉。安哥拉总统洛伦索上台后明确表示,将考虑停止使用石油偿还其主权贷款。为此,安哥拉主权信用评级被相关机构下调,中国资金参与安哥拉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受阻。目前,安哥拉约有155亿美元规模的基础设施项目建设进度明显放缓。虽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37亿美元)、日本国际合作银行(6.43亿美元)、德国商业银行(12.1亿美元)等机构相继向安哥拉提供资金支持,国际油价的短期上涨也为安哥拉政府收支调整创造了有利条件,但从长远来看,安哥拉市场的政治风险、偿债风险、融资风险及安全风险值得持续关注。作为我承包工程传统优势市场,1-6月,中企在安哥拉新签合同额仅0.6亿美元,同比降幅较大。

  3. 埃塞俄比亚。得益于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及良好的政策延续性,埃塞俄比亚的地缘及人口红利优势得以进一步发挥,以实现工业化、城市化建设为目标的基础设施开发建设规划为埃塞俄比亚基建项目的开发创造有利环境。在交通运输方面,埃塞俄比亚政府计划于五年内在Jinka、Robe、Semera、Hawassa等地区新建4座机场,并于10年内将航空客运运力提升至1.2亿人次每年。在电力建设方面,埃塞俄比亚将以水电及新能源为重点,加快电力项目开发。目前,Omo河水电建设计划已获得意大利ServiziAssicurativi公司28亿美元的融资支持;丹麦政府、法国开发署、世界银行等在2018财年向埃塞政府提供了总计约 5亿美金的援助资金,支持气开发太阳能、风电及地热能等新能源。在一般建筑方面,万豪、皇冠、威斯汀、喜来登等国际知名酒店进一步加大对埃塞俄比亚市场的开发,希尔顿集团于2018年投资6600万美元开展为期4年的项目建设。在工业建筑方面,埃塞政府计划在Jimma、Adama、Arerti、Dire Dawa等地新建4个工业园区,其中Adama园区资金规模预计超过10亿美元。1-6月,我国企业在埃塞俄比亚新签合同额12.5亿美元,同比明显上升,市场业绩的攀升基本符合该国基础设施建设的发展趋势,交通、电力两大领域将继续成为该国基建热点。

  4. 肯尼亚。考虑债务压力及本国经济发展需求等因素,肯尼亚政府开始更多地运用PPP模式推动大型项目建设,而中国企业承揽PPP项目经验相对欠缺,加之外国承包商及金融机构加大对肯尼亚市场开拓力度,中国企业短期内在肯尼亚或将面临更加严峻的发展环境。在交通建设方面,肯尼亚政府5月宣布改变其SGR铁路建设计划,仅用较少投资升级Naivasha和Malaba间现有窄轨铁路线;Nyali二桥项目采用PPP模式,入围企业来自日本和欧洲国家,我国企业错失项目机会。在电力建设方面,肯尼亚加大与日本、丹麦、西班牙、美国公司在新能源方面的合作。今年1月,GE公司宣布为KipetoEnergy陆上风电项目提供技术咨询与融资服务,并提供60台涡轮机,我国企业在肯尼亚电力建设领域的竞争优势有所减弱。在一般建筑方面,肯尼亚政府于今年5月颁布新的税收制度,预计今后每年为肯尼亚住房建设新增5亿美元资金支持。联合国也于今年1月动员其合作伙伴为肯尼亚提供6.47亿美元资金,支持其保障性住房建设。1-6月我国企业在肯尼亚新签合同额5.4亿美元,同比降幅较大。

<三>外国承包商在非业务动态

受到资金规模、技术实力等方面因素的限制,本土承包商在非洲基础设施领域作用有限。据惠誉解决方案公司(Fitch Solutions)报告显示,高达72%的非洲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依靠国际承包商来实施。其中,除中国承包商外,葡萄牙MotaEngil公司、法国Vinci公司、西班牙Iberdrola公司、美国GE公司、德国Siemens公司等对非洲市场的关注和参与度较高。其中,葡萄牙MotaEngil公司今年以来先后在乌干达、卢旺达等国承揽公路及机场改建项目,合计金额近6亿美元,资金主要来自世界银行等国际性金融机构的贷款。法国Vinci公司则继续保持在北非市场的竞争优势,其在埃及建筑市场占有率位居第三,并与非洲本土公司组成联营体竞标肯尼亚PPP公路项目。美国GE公司在贝宁、科特迪瓦承揽新能源建设及变电站改造项目,并为匈牙利企业承揽的的加纳电站项目提供融资服务及配套发电设备。

  • 分享: